关于「开源」的几点看法

  1. 个人层面上,我支持「开源」,并且认同「开源即正义」。
  2. 兴起于上世纪的「开源」运动旨在对抗现代「版权」意识。在二十一世纪的人看来,「版权」乃是天经地义,一个接受过中学教育的人即能轻易举出多条保护版权的好处。然而必须承认,现代意义上的「版权」是一种纯粹的资本主义造物,是知识商品化的结果。
  3. 从纯粹的知识传播的角度来看,不应该简单地认为知识商品化是好的或是不好的,至少目前尚未有稳健可靠的研究结果证明这一点。不过另一个基本问题是有共识的:真正的知识几乎都无法被有效地商品化,或者说,能够被商品化的知识,几乎 都是下三流的知识。
  4. 宏观地讨论开源与版权之间的关系或许并无助益,一个更为切实的问题是,什么样的项目是一个好的开源项目,它应当符合哪些条件?答案并不复杂:一、开源者自身拥有项目/作品的版权;二、开源者合规地引用了其他开源或是闭源项目的文件——所谓的合规是指满足了特定的协议,不同的开源项目有不同开源协议,其中有的可以商用,有的不可,有的可以二次修改,有的不可,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5. 具体到教育领域上,为什么教育领域的开源项目寥寥?答案并不复杂,因为这一领域几乎不存在闭源一说。特定的知识毫无疑问是公共范畴;特殊解法刚出现时尚可存在版权一说(然而并不是在法律意义上,而是在道德意义上),泛滥后便也进入公共领域;唯一可以确定版权归属的大概只有成型的「文件」或是「印刷品」。这也就是说,除了完整复印或大幅度复制(当然也包括贩卖)特定的文件、书籍并不标注出处外,教育领域很难界定其他的版权侵害协议。
  6. 我个人倾向于认为,除了成型的「文件」和「印刷品」,教育领域没有别的东西需要获得版权。当然,这是指个人使用,如果是大规模传播或是商用,同样需要参考单独文章甚至文段所发布的社区的公共协议。不过更准确一些说,在后一种情况中,除非完整抄袭,不然版权是难以界定的,恐怕还是道德约束为主。
  7. 一种更复杂的情况涉及到了「洗稿」「抄袭」与「参考」的问题。目前的法律尚未能有效应对这些问题,我个人倾向于认为,在教育领域,只有两种状况可以被划归为「抄袭」或「洗稿」,其一是大幅复制原文并为加标注;其二是复制篇幅较小,但整合工作也并不到位,且活动本身有较强商业性质。此外,不得不注意的点是,现在教育市场少的不是没版权的项目,而是能用的项目。开源项目离能用往往有比较大的差距,这也是除软件领域外开源进展都较慢的关键原因之一。
  8. 排除种种争论,更具建设性的问题是,如何维护好一个开源项目?让我们暂且将笔记当作一个半开源(开源前一年的书稿)的项目,那么我们在运营这一项目的过程中,至少遵循了以下几点:
  • 一、注意合规引用与涉及到的版权问题(如地理笔记实际购买了一部分「地理救生圈」的版权);
  • 二、项目有较为稳定的且长期参与运作的人员,并且保证人员正常继替,这样才能维持开源项目的更新;
  • 三、项目本身有收入来源,无论是靠贩卖周边还是获取捐赠抑或是别的商业模式,项目的维护总是需要资金的,主创者自己可以少拿些钱,要求所有人用爱发电则是很难的;
  • 四、采用合适的维护方式(我们是用Notion维护,一般开源项目用Github维护),一般要能够做到精确的版本控制,并且能够吸引足够多的维护者;
  • 五、长期项目有较为稳定的迭代计划图,短期项目有明确的目标,这样有助于项目协作,也能帮助开源团队本身决策;
  • 六、最关键的可能是,在项目初期,项目发起人要像养孩子一样承受每天被项目折磨的痛苦。一个好的开源项目非常受人欢迎,与此同时,发起人也很难在早期退出,需要坚持相当长的时间,直到项目本身能够自我运作。

Comment

This post doesn't have any comment. Be the first one!

hide comments
Follow
...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