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017

Month

关于全国卷的几点看法

本文作者:Sarcophagus(豆瓣) 本人相关情况:北京户口,非北京出生,上了好大学后留在了北京。相对熟悉教育领域,但非教育研究专业学者(无论是教育原理、教育社会学、教育政策还是教育统计,这些领域的学者都已经并将继续做出扎实理性的研究),更不是能熟练使用政治哲学术语的公共知识分子(这部分人的理念和建议往往出于好意,貌似无比正确,实则加剧学生家长负担、加剧阶层教育分化)。去年今年明年均无亲戚参加高考。鉴于目前热点以及本人情况熟悉度,都会以北京为例说明,但绝无意于只攻击北京或只为北京叫屈。 教育问题是每个人塑造(改变或巩固)自己命运的最重要渠道之一,是每个家庭(无论特权阶层家庭、优势阶层家庭还是弱势家庭)的最重要关切之一,是特权、腐败、阶层优势积累乃至固化问题较为显见的重要平台。生育政策的放开或许会部分缓解个体与家庭的压力,但会加剧整个市场的竞争。北京有最多的特权阶层家庭,优势阶层家庭和可相对自由考虑出国留学的家庭也属最多之一,但绝不意味着教育问题在北京不重要。恰恰相反,不仅全国需要盯住北京的教育特权与腐败与“阶层固化”,北京家长对教育问题的关注和焦虑绝不轻于任何地区。 全国绝大部分地区发展的不平衡,包括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与其他地区之间,各省、市、区之间(也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讨论的是哪一级升学,从幼儿园学区房一直到奥赛国家队选拔),普遍存在的不平衡,决定了现实中教育问题的复杂性,但也决定了研究和讨论该问题的必要性。无需讨论历史上科举制度对于南北问题的设计,无需讨论现实中武汉、南京、郑州、西安、长沙、海口、西宁、杭州、厦门、绵阳等城市在录取结果上表现出的省内优势,仅以北京为例,西城海淀为优势地位巨大的第一档,到东城朝阳,到其他城区,逐级而下,广大郊区县多年来的清北人数俱为可查(我谨向伟大得悲壮的牛栏山一中表示致敬)。 特权与优势不可混谈,起点优势、过程优势与结果优势不可混谈,更关键的是,起点优势不等于竞争消失(打个极易引起争议或误解的粗俗比方,吃不饱饭就拼命想着吃饱饭,吃饱了饭甚至消化不良也同样会拼命想着吃得更好或维持食欲,“钟鸣鼎食”和“驻马店市”—原谅输入法开出的地图炮—都需要讨论)。包括户口在内的特权必须在教育各阶段充分警惕,尤其是高考,最好能彻底消除(户口这种特权能消除是曾经深受其害的我的理想,但在高考环节目前全国践行几无可能)。但来自家庭教育期待、教育投入、文化资本类型与数量、信息占有等方面的教育与升学优势是无法消除的。目前在高考升学问题上特别关注、特别焦虑的北京家长,有太多人也正是恢复高考几十年以来经过残酷的升学竞争、持久打拼,在大城市逐渐积淀、积聚下来的。特权阶层早有出路,大量弱势家庭的孩子更可能早在此前升学环节即被淘汰,恰恰剩下来这批看似绝对数量很少的考生家庭,对于教育尤其高等教育的期待最高、投入最大,几大上市教育培训集团的财报的分地区统计即可反映。家长多年风雨接送孩子上下学、陪读、跟班上兴趣班、奔走咨询、陪考……各省各区,各个阶层,孩子永远是家庭最重要的期待,今天在考场外陪考的坐拥豪车好宅的家长,和孩子考上哪怕大专也有可能导致家族“教育返贫”的底层农民,十八年走到今天,谁家的眼泪不在飞? 教育升学各个阶段,大多数人都希望,进去之前,更加公平,口子更大,进去之后,出于巩固地位、维持区隔、增大就业或下一步升学的优势等考虑,又会有意无意地希望口子更小。社团、户口、移民入籍等等其他大小问题可以比照。无论优势劣势,人们都有反映自身状况、表达自身要求、争取自身利益的权利,重要的是上下开明通达、左右宽容倾听的信息沟通机制。北京高考考生家长目前的讨论与诉求焦点,确实有许多在与国内其他城市比较时混淆考前计划的事先配额与考生竞争的考录结果,大致可视为混淆了特权与优势,但主流并没有否认北京相比于全国其他绝大部分地区已经享有诸多好处,而是集中在:1)民大附中问题:是否均为少数民族生源;是否有当地利益输送;是否曲解或偷换国家多年前优惠政策(以目前盘子,2019年参加高考学生数将上千);是否有大量“空降兵”(高二、三替换);是否在北京其他学校教委严控补课情况下独享“衡中模式”;是否在一模二模时拒不公布本校分数,却了解其他竞争对手实力,导致海淀名校考生估算偏差,并进而逐级影响其他考生;以及最重要的,是否在高校招录时以全国掐尖而来的数百考生占用北京生源计划,等等。这个问题绝不涉及否认北京已有优势,关注的是本地教育公平与腐败问题。2)“400分上清北”的谣言:这个问题不用多说,在全国不同卷情况下,就算北京考生考到近乎满分(目前北京中考已经是这个局面)才能上,也可以解读为考卷太容易,名额已经太多。但是可以把这个问题和3)北京招录的“巨大优势”问题一并考虑。且不考虑城乡人口比例的问题,前述北京考生家长的特殊性,并不能直接诠释为文化程度高的子女就必须更有理由上更好的大学,这等言论会招致公愤。但是教育期待和投入的差异是显见的。北京高考在这个问题上最麻烦的还并不是表面上统计口径有争议的一本率、211率、985率,也不是计划数与实录数,而在于最能看出地区差别、最体现教育主管机构业绩、最吸引舆论眼球的985率、C9率乃至清北率。正是在这方面北京处境尴尬。考生和家长会将北清在北京的属地录取比例,比照华东五校在江浙沪各自所在区域、南开天大在天津、武大华中在武汉、中山华南理工在广州的数据。但北清是全国人民的北清,也许全国人民觉得,要么根本不应该有属地优先比例,要么顶多应该拿复旦浙大南大的属地录取比例与人大北师大北航相比(对不起人大北师大的朋友,这么说把你们打成比清北低一级了)。其实北京市教委连北理工都搞不定,只能把这种属地优先比例放到北工大一档学校。小结一下:北京有优势,并且不仅是结果优势而且是起点优势,在高考计划配额就表现为类似于特权。但这种差距并不像全国人民认为的那么大,近些年来重点高校在京招录人数还在以较大比例减少,对比其他大城市,再加上民大附中问题,信息不对等,沟通不畅,矛盾在逐步激化。综合人口总量和年龄分布,北京高考生数谷底将至,之后将迅猛上升,届时该问题将愈发凸显。(PS:有不少北京家长对比国内其他某些大城市,觉得北京教委无能甚至“吃里扒外”,觉得清北等名校“吃里扒外”(又及:新任北京市长恰是清华前校长),甚至呼吁清北趁早搬到雄安去,所谓雄大熊二。这个问题的背后就是各省市政府和教委对于所在地大学的管辖权特别是财政投入比例。以及,离雄安最近的正是衡水中学哈哈哈哈哈。) 试卷难度与录取难度无关。在现有高考招生分省配额制度下,以某地区试卷难易程度来比照录取难易程度是无效的。以“高考太容易”的北京特别是市内高地海淀区为例,目前的中考试卷难度在去年已经发展到十几个考生的最终分数超过了满分的笑话。试卷太容易,缺乏区分度,即使不涉及性别差异和个体差异,上一级学校在招录时也会转而考虑追加额外标准或资格来筛选学生。极端地讲,对于某些以创新思维、自主学习而非均衡求稳、心细周全见长的考生来说,对于搞竞赛而非纯粹走课内的考生来说,试卷越简单,对他们越不利。 在现存高考制度下,甚至只要是有竞争名额筛选的考试,公共知识分子们提倡并被某些教育主管部门接受的所谓的素质教育、轻松教育、快乐教育,最终也是变相的应试教育,素质拓展演变成考证、刷简历,取消统一升学考试演变为到处打探信息、占坑、点招,减轻校内正规教学负担演变成增加课外家长孩子金钱时间精力投入的无底洞竞争。去年北京高考理科状元被爆出的密密麻麻的课外班履历即为明证。北京上海等地顶着素质教育、轻松高考的名,其实是不断将竞争的时间点提前。表面上没有晚自习、不需要早上跑操的这些大城市孩子,来回奔波,最终能进入重点高校,其睡眠时数并不会比县中多。真实的快乐教育是:语文数学外语的课内正常作业、读完《巴黎圣母院》并写读书报告或读完《红楼梦》并听刘心武讲解音频这样的素质教育作业、奥数教材高思测试琴棋书画班这样的“自助餐”是三轨并行的。 ...
0 comments
Follow
...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